内陆经济开发区招商困难的经济学分析 ——基于空间经济学的考察(卿陶,胡波,刘永杰)

摘要:招商引资对内陆开发区建设十分重要,本文从空间经济学角度出发,分析企业如何选择生产区位,什么条件下企业会选择在西部地区设厂生产,从而启示内陆地区如何做到精准招商。

关键词:空间经济学、生产成本、运输成本


一、现实:内陆开发区的招商困境

经济技术开发区(Economicand Technological Development Zone)是中国最早在沿海开放城市设立的以发展知识密集型和技术密集型工业为主的特定区域,后来在全国范围内推广,从发展模式看,以外来投资拉动为主,产业以制造加工业为主。由此可以看出,招商引资是经济技术开发区建设的生命线,没有高效优质的招商,经济开发区的建设就会受到严重的挑战,开发区的建设就会陷入停滞。

沿海地区在建设经济开发区的过程中,运用沿海当地的区位优势,招商引资问题显得不那么突出,随着近年来,内陆地区纷纷开始创建经济技术开发区,招商引资问题也越来越受到地方政府的重视,虽然各个开发区都将招商引资作为头等大事在抓,但是,内地经济技术开发区的建设几乎都遇到一个相同的问题——招商困难。当前,内陆地区经济技术开发区招商困难的具体表现为:

1、优质企业少。优质的企业对于构建地方经济名片、带动区域经济发展才最有力,但是内陆经开区很难招来这样的企业。虽然内陆开发区有很多的供地优惠、税收优惠、服务便利等,但是普遍招不来优质企业,比如全国知名的企业,比如拥有该市场很大市场份额和先进技术的龙头企业,往往招来的都是处于起步阶段的小企业,这些企业规模小,资金单薄,对地方经济的辐射能力和带动能力都比较弱,所以明面上看,每个开发区都引进了很多企业,但是普遍多而不强、多而不大,不能有效的带动地方经济发展;

2、企业的投产时间长。由于内陆经济技术开发区招来的很多都是小企业,这些企业几乎都存在严重的资金困难,普遍的现象是建设过程中,往往由于融资困难,资金链断裂导致工程长时间处于停工状态,建设进度慢、周期长,不能快速的投产达能,甚至会带来一些拖欠农民工工资等其他社会问题。特别是当前我国经济处于新常态,经济增速较以往有所回落,并且很多行业存在去产能的情况,企业在经济前景不明朗的情况下,有意托缓项目建设进度,导致开发区建设缓慢;

3、失败项目多。还是由于招来的企业大多是小企业,一方面企业资金单薄,融资成本高、融资困难,很多项目在建设过程中会资金链断裂,另一方面,小企业的项目普遍生产技术较为落后,在当前去产能的背景下,经济前景不乐观,主动放弃项目,这都会导致很多项目流产。过多的项目失败,牵涉到很多清退程序,会使得优质的项目难以迅速得到建设用地,这会影响开发区的建设进度;同时,过多的失败项目在企业家心目中也会有不好印象,当优质企业来考察时也会影响资方的信息,影响招商成果。

4、主导产业不突出。一个经济技术开发在建设的过程中都会确定自身的主导产业,计划引进围绕该主导产业几家大企业,但是这都很难做到。往往是凡是没有政策限制的企业都进驻开发区,开发区的产业液态五花八门,当然,开发区为了加快建设也不可厚非,但是这导致最后经济开发区的招商其实主导产业不明显,没有形成有效的产业集群。什么都有又什么都不突出,导致开发区的核心竞争力匮乏。产业集群对于企业技术进步、产业形成和地方特色形成都有很强的作用,而这一点,恰恰是内陆经济开发区缺乏的。

是什么原因导致了内陆经开区招商困境呢?很多人认为是服务不到位、招商人员专业性不够等原因,这些解释当然都有一定的解释力,但却忽略了一个根本问题就是企业是理性的经济人,所以不从理性经济人的行为分析企业行为,而主观的确定招商对象,必然会导致事倍功半,如果理解了企业的行为,则更能够了解哪些企业容易招商成功,这样再确定主导产业,精准招商,会更加合理。

本文试图从经济理论出发,分析企业行为,以此来回答为什么内陆地区招商难以及如何破解招商难问题。招商引资,从企业的角度来讲是一个企业生产区位的选择问题,而空间经济学就是以研究企业的区位选择为核心的一个学科,本文将运用空间经济学的核心思想,用一个简单的模型来回答相关问题。


二、理论:企业如何选择生产区位

(一)空间经济学简介

空间经济学以前,虽然经济学也有过将空间因素纳入经济分析框架的尝试,但是主流经济学往往还是对空间置之不理,主要是因为经济学家们知道无法把空间因素模型化,所以不去研究经济的空间问题。然而,随着世界经济全球化与区域一体化的发展,主流经济学理论在解释现有经济现象时遇到越来越多的问题。因此,以Krugman19921996)为代表的经济学家又重新回归到经济地理学视角,以边际收益递增、不完全竞争与路径依赖为基础,拓展分析经济活动的空间集聚与全球化等经济现象,借此开创了空间经济学。

空间经济学以收益递增作为理论基础,并通过区位聚集中路径依赖现象,来研究经济活动的空间集聚。空间经济学中的收益递增是指经济上相互联系的产业或经济活动,由于在空间上的相互接近性而带来的成本的节约,或者是产业规模扩大而带来的无形资产的规模经济等。Krugman19921996)比较系统地阐述了收益递增思想,并试图在报酬递增基础上建立一种新经济区位理论。在他看来,收益递增本质上是一个区域和地方现象。

按照空间经济学,资本外部性的相对规模(市场作用的范围)、劳动力的可移动性和交通成本将决定经济活动和财富在空间配置上的区域整合程度。一方面,当资本外部性及劳动力的迁移通过区域整合增加时,空间经济学模型将预言更大规模的空间集聚,富裕中心和较差的边缘区之间的差距将加大,经验结果也似乎支持这个预测;另一方面,如果区域之问仍然存在着不可流动性(由于语言和文化等方面的障碍),那么中心地区的劳动力和由于拥挤而带来的成本就会增加,并有利于经济活动的扩散和区域集聚的减弱。

空间经济学研究表明,运输成本的变化对于经济活动空间分布的影响是非线性和非单调的。贸易成本的下降使得世界经济一体化程度稳定地增加。一般而论,出于对报酬递增、贸易成本和市场外部性的考虑,厂商倾向于选择靠近市场的区位安排生产,而靠近市场的区位正好是其它厂商比较集中的区位;反过来,选择在其它厂商比较集中的区位生产的厂商又会面对在当地产品和要素市场的更为强大的竞争,高强度的竞争倾向于使从事生产括动的厂商沿空间发散。存在于厂商之间的吸引力(向心力或正反馈)与排斥力(离心力或负反馈)对抗的结果将最终决定生产活动是在特定空间集聚还是沿整个空间发散。在贸易成本的高端,市场被分割成规模有限的条块,由空间距离所决定的不完全竞争的性质和就地供应市场的要求决定了厂商之间的排斥大于吸引,厂商只能向规模有限的本地市场提供服务,而有限的市场规模抑制了专业化分工和产品细分,市场外部性难以体现,整个经济空间将为众多分布于不同区域的厂商和分散的规模有限的市场所覆盖。随着贸易成本向中间段趋近,分立于不同市场的厂商之间的相互吸引上升,排斥下降,各自对对方市场的渗透力加强,当吸引压倒排斥时,分立的小规模市场趋向于融合(即区域一体化),厂商和劳动力在更大规模的市场区形成集聚。市场规模的扩大促进生产的专业化分工和产品细分,扩大的市场支持更多新的厂商以更低的成本规模生产和开发细分产品,显著提升的市场外部性对更多的厂商形成吸引,从而激活市场扩张-生产专业化/产品细分-外部经济加强-厂商集聚-市场扩张的累积循环过程,这一过程乃是对经济全球化过程的一个基本写照。空间经济学理论表明,在报酬递增的条件下,产业集聚和长期增长依运输成本而呈非线性变化,演化的轨迹表现为代表性的倒U形构造,在全球化过程的中间段,产业结构表现为高度集聚,国家间的经济差异最为显著,产业结构和人均收入的不平衡发展乃是经济发展的常态。

空间经济学的核心资本外部性的相对规模(市场作用的范围)、劳动力的可移动性和交通成本将决定经济活动和财富在空间配置上的区域整合程度,下面,我们将运用空间经济学的核心思想,考察企业的生产区位选择。

(二)一个简单例子

为了更形象的了解具有运输交易成本情况下企业的生产区位选择,我们先从一个简单的例子开始,本例子主要依赖收益递增、运输成本和需求的相互作用。

很显然,如果规模经济足够大(主要体现在建厂的固定成本是否很高),每个制造商都想在一个地方生产,从而为整个国家的市场提供产品。为了最小化运输成本,他会选择当地市场需求最大的地方,当需求大的地方也正是大多数制造商选择的地方,一种循环关系会使当地的制造带建立起来,而且一旦建立起来会一直存在下去。

设想一个国家,生产只可能位于两个地区:东部和西部,生产两种产品。一种是农产品,生产农产品使用一种地区特有要素(土地),因此农业人口在两个地区之间外生的给定,假设两个地区各有一半农业人口。制造业可以在其中一个地区生产,也可以在两个地区生产。如果只在一个地区是生产,为另一个市场服务就有运输成本,如果在两个地区都有生产,又会有额外的固定开厂成本。在每个地区,制造业就业的劳动力与该地区制造业的产量成正比。最后假设每个地区对每种制成品的需求与该地区的人口严格成正比。

下面用数字来分析基本思想。假设一国60%的劳动力是农民,东部和西部各一半。另外假设制造产品的需求是10单位。因此:

如果所有制造产品都集中在一个地区,那么该地区的需求是7单位(当地农民需求3单位,制造业工人需求4单位),另一个地区需求3单位。如果制造业在两个地区之间平均划分,那么每个地区都有5单位需求。

为了说明会发生什么情况,我们需要假设固定成本和运输成本:假设开班工厂的固定成本是4,单位运输成本是1,那么情形如表1

表格1  有运输成本情况下企业的区位选择

制造业就业分布


代表性厂商的成本为,如果生产位于



东部

两地

西部

只在东部

固定成本

4

8

4

运输成本

3

0

7

总成本

7

8

11

50-50划分

固定成本

4

8

4

运输成本

5

0

5

总成本

9

8

9

只在西部

固定成本

4

8

4

运输成本

7

0

3

总成本

11

8

7

上表所示的是一个代表性厂商的成本情况,根据其他所有厂商的地位策略,它有三种地位策略。如果所有其他制造业都集中在东部。那么,该厂商在东部当地就会有7单位的需求,在西部有3单位的需求,如果他在东部开办工厂生产,而向全国市场出售产品,他会承担4单位的固定成本,3单位的运输成本。很明显,这样做的成本小于西部生产面向全国出售的做法,后一种做法承担的固定成本不变,但是会承担7单位的运输成本;也小于两个地区各建一个厂,向当地出售的情形,因为虽然降低了3单位的运输成本,但是增加了4单位的固定成本。因此,企业最优的决策是在东部生产,并向全国出售产品,所以,如果每一个厂商都在东部生产,那么,制造产业生产就会集中在东部,生产集中在东部就是一个均衡。

但是,这不是唯一的均衡,正如表中后面所示那样,如果制造业集中在西部,每个厂商也想把生产集中在西部。如果东部和西部都生产,每个厂商也会想同时东部和西部同时生产。因此,本例中,事实上产生了三种均衡分布——所有厂商都在东部,所有厂商都在西部,以及50-50的划分。

(三)一个图形分析

我们也可以从图1中来描述多重均衡的情形。在图中,水平轴衡量的是西部制造业劳动力所占份额,垂直轴衡量的是西部人口在总人口中所占比重。

MM曲线表示制造业分布对人口分布的依赖关系,PP曲线则相反,表示制造业分布对人口分布的影响。

让我们从PP线开始。这条线代表的是制造业劳动力就业与总人口分布的关系。用π表示从事制造业的人口在总人口中的比例,用 来表示西部制造业劳动力所占份额, 表示西部人口占总人口的比例。因为有一半的农民居住在西部,所以西部人口占全国人口的比重为:

这条线向上倾斜,但是比45度向平缓。

下面看MM线。假设西部人口份额很小,那么,厂商就不值得承担在西部建厂的固定成本;在东部建厂,向西部提供服务比较便宜。相反。如果西部人口所占份额很大,就不值得在东部建厂。如果固定成本相对运输成本不太大,只要人口分布在两地足够平均,就会使得制造商两地建厂生产并销售。将这些观察结果放在一起,我们就得到如图所示的那种MM曲线:西部人口少的时候不在西部生产,当西部人口处于中间水平时,产出与人口成本比例,如果西部人口足够多,就不在东部生产。用X表示一个代表性制造商的销售额,F表示建厂固定成本,T表示单位产品的运输成本,那么只要 ,那么在东部建厂并向西部运输销售最优;如果 ,那么在西部建厂生产并向东部运输销售最优,如果两个条件都不满足,则分别在东西部生产,分别销售最优。

如果固定成本相对于运输成本不太高,将上面所有的条件整理为,我们就有:

假设制造业的生产逐渐向均衡水平调整。那么,其动态调整过程如图2箭头所示。有三种稳定的均衡:制造业可以集中在一个地区13;或者可以在两个地区间平均划分,即2

图表2制造业分布动态调整

当然,不一定出现多重均衡。如果发生生产集中的可能,取决于一种需求的外部性。制造商想定位于市场最大的地方;而市场最大的地方正是制造商选择定位的地方。然而,这种循环关系并不一定总是足够强大,能够胜过分散的农业部门。当农业部门足够分散时,只有一个唯一、稳定的均衡,即制造业平均分布,情形可以由图3表示。

图表3单一均衡情形(交易成本高或不可流动要素多)

单一均衡的条件推导为:如果所有制造业都在东部,西部人口在总人口中的比例是 ,因此,一个代表性的制造商在东部生产并向西部市场提供服务的运输成本是 ,在西部开办工厂的固定成本是F。因此只要 ,就一定会出现平均分布的均衡。是否会出现平衡分布的关键取决于三个系数:F、tπ

F较小,即规模经济足够强小;t较大,即运输成本足够高;以及π较小,即不受自然资源限制、可自由流动的产品所占份额足够小。会出现均衡分布,企业会选择东西部同时建厂。反之,企业只会在一个地方建厂。

(四)拓展:考虑可变投入

前面的模型分析中,我们只是考虑了固定成本和运输成本,没有考虑可变成本。现实的生产中,可变要素的投入对于企业生产十分重要,而东部和西部的劳动力成本是不一样的,西部的劳动力成本低于东部,考虑劳动力的成本差异后,结论是否会发生有趣的变化。

我们还是从假设固定成本和运输成本、可变成本开始:社会总共生产10单位的产品,假设开办工厂的固定成本是4,单位运输成本是1,生产1单位产品需要1单位劳动,而西部的劳动力价格为 ,东部地区价格为 ,且 。为了更简化,假设

表格2加入可变成本的区位选择(

制造业就业分布


代表性厂商的成本如果生产位于



东部

两地

西部

只在东部

固定成本

4

8

4

运输成本

3

0

7

可变成本

12

11

10

总成本

19

19

21

50-50划分

固定成本

4

8

4

运输成本

5

0

5

可变成本

12

11

10

总成本

21

19

19

只在西部

固定成本

4

8

4

运输成本

7

0

3

可变成本

12

11

10

总成本

23

19

17

从考虑了劳动力成本差异的模拟结果看,确实发生了有趣变化,由于有了成本优势,如果所有制造业都分布在东部,不考虑东西劳动力成本差异时,厂商的最优选择也是东部建厂,而考虑了劳动力成本差异后,在东西部同时建厂也会是一个均衡;如果所有制造业50-50分布,不考虑劳动力成本差异时,厂商的最优选择东、西部同时建厂,而考虑了劳动力成本差异后,在西部建厂也成为一个均衡;如果所有制造业都分布在西部,不考虑劳动力成本差异时,厂商的最优选择也是西部建厂,而考虑了劳动力成本差异后,在西部建厂同样是唯一最优选择。三种情况下,企业的区位选择都会向劳动力成本更低的西部倾斜。

而且随着劳动力成本差异的扩大,这种趋势会更明显:假设  ,其他假设不变。

表格3  加入可变成本的区位选择(

制造业就业分布


代表性厂商的成本如果生产位于



东部

两地

西部

只在东部

固定成本

4

8

4

运输成本

3

0

7

可变成本

15

12.5

10

总成本

22

20.5

21

50-50划分

固定成本

4

8

4

运输成本

5

0

5

可变成本

15

12.5

10

总成本

24

20.5

19

只在西部

固定成本

4

8

4

运输成本

7

0

3

可变成本

15

12.5

10

总成本

26

20.5

17

而随着劳动力成本差异的减小,对原有均衡打破的作用也越小,假设  ,其他假设不变。

表格4  加入可变成本的区位选择(

制造业就业分布


代表性厂商的成本如果生产位于



东部

两地

西部

只在东部

固定成本

4

8

4

运输成本

3

0

7

可变成本

11

10.5

10

总成本

18

18.5

21

50-50划分

固定成本

4

8

4

运输成本

5

0

5

可变成本

11

10.5

10

总成本

20

18.5

19

只在西部

固定成本

4

8

4

运输成本

7

0

3

可变成本

11

10.5

10

总成本

22

18.5

17

可见,当劳动力成本差异较小时,不会改变原有的结论。

当前我国的制造产业主要集中在东部,内陆地区招商引资首先需要达到东西部均衡分布的条件,单一均衡的条件推导为:如果所有制造业都在东部,西部人口在总人口中的比例是 ,因此,一个代表性的制造商在东部生产并向西部市场提供服务的运输成本是 ,生产可变成本是 ;如果在西部开办工厂,同时两地生产并向当地销售,建厂固定成本是F,生产可变成本是

存在分离均衡的条件是:

化简为:

是否会出现平衡分布的关键取决于五个系数:

F较小,即企业建厂固定成本小,规模经济不显著;t较大,即运输成本足够高;π较小,即不受自然资源限制、可自由流动的产品所占份额足够小; 的差足够大,即可变投入要素价格差距较大。

(五)模型结论

通过我们模型分析,当前产业分布主要集中在东部,要想使单个厂商在西部建厂生产,关键取决于五个要素

F为建厂的固定成本,F较小时,企业建厂成本低,企业会更倾向于在西部建厂。这意味着西部经开区招商只能招到一些固定投资额较小的企业,这是西部经济开发区招商的一个现实,招商的结果只能是一些投资额相对较小的企业,但是投资额小的企业并不意味着技术低,只是这些企业最好从事专业化的一项生产,而不能从事集团化的多样化生产。

 为东西部地区的工资差异。要求工资差异差足够大,这要求本地的可变要素成本明显低于企业原来生产地的生产成本。就工资来讲,这个条件在中国天然满足,随着用工荒的出现,说明企业原来的生产地生产成本会很高,这就要求西部经开区要做好产业承接的准备,要向沿海发达地区承接更多产业。

t为运输成本,当运输成本够高时,会更有利于企业向中西部地区转移。当然这是对于西部当地消费额较多的产品,这启示我们招商的时候要考虑企业运输成本,对于一些运输成本高,而当地消费又较多的企业,我们能够更容易招商成功。但是,如果最后产品没有被当地消费掉,比如产品在西部生产,而最后消费还是在东部地区,过高的运输成本是不利于企业向西转移的。

π不受自然资源限制、可自由流动的产品所占份额足够小,即本地拥有更多特色资源,不可流动的资源更能够吸引相关企业前来。这要求我们要充分利用本地特有资源,充分利用不可流动的资源来开展相关产业,打造产业特色,招来相关企业。


三、破解:如何做到高效招商

(一)做好产业承接,强化沿海招商

  通过模型的考察,我们得出工资差异越大,越有利于西部地区招来劳动力成本较高地区的企业,这就要求西部地区做好承接东部地区产业转移,多向发达地区招商、沿海招商。承接产业转移是中西部地区加快发展、实现崛起的重要手段。当前,我国经济正处在转型发展、深度调整阶段。一方面,中央积极鼓励国内外产业向中西部地区转移;另一方面,中西部地区承接产业转移的外部环境和自身条件发生了深刻变化。承接产业转移并不是什么产业都接受,还要有甄别的承接。要从注重数量扩张转向数量质量并重。如经济发展过度依赖于外来投资、承接转移总体水平不高、经济发展及承接产业转移仍然比较粗放等。这些问题严重影响着中西部地区经济发展的质量、效益和后劲。因此,在新时期,中西部承接产业转移应从注重数量扩张转向数量质量并重,更多依靠科技进步、劳动者素质提高、管理创新等来促进经济增长和发展转型。

(二)完善物流体系,促进就近销售

 通过模型的考察,我们知道企业的区位选择主要有两个考量,一个是生产,还有一个是销售。正如马克思所说商品从使用价值到价值是惊险的跳跃,如果跳跃不成功,摔坏的不是商品而是资本家,因此对企业而言更重要的是如何销售。企业在生产和销售过程中,分别面临两种成本,一个就是生产成本,另一个是运输成本,西部地区在生产成本上较沿海发达地区有显著优势,但是如果最后企业生产的产品市场的大头又回到东部甚至国外,那么企业在总成本的权衡上肯定在东部生产更有利,因此,开发区在招商过程中,要完善地区物流网建设,促进企业产品本地就近销售,让企业生产的产品大部分不需要较长途的运输就能销售,这些企业更容易被招进来。

(三)利用特有资源,形成特色产业

  生产要素指进行物质生产所必需的一切要素。一般而言,生产要素包括人的要素、物的要素。对于人的要素来讲,随着现代交通的发展,人的流动越来越大,而很多物的要素则依然具有较差的流动性。主要因为:一是运输量大,成本高;二是不利于长距离运输。因此,地方发展产业要充分利用本地不可流动要素,可以招来很多该行业有品质的企业。当然,在利用本土特有资源时,要做到可持续开发,不能为了经济发展过度开发,也不能让当地经济过度依赖该产业,做到适度、和谐、可持续发展。

(四)构造产业集聚,开展沿链招商

  这一点是承接第二点建议,第二点主要针对最终产品,比如食品、衣物等,这些产业要求当地市场比较大,产品从生产到消费不需要过高的运输成本。但是对于中间产品来讲,不可回避的就是产品如何到达市场的问题。解决中间产品从生产到销售如何回避过高运输成本问题需要开展沿链招商。沿链招商具体有两重含义:一是地区自身围绕主导产业,开展沿链招商,向上游产业、下游产业招商,形成较长的产业链,让很多中小零部件生产企业回避掉运输成本问题;二是与周围城市群的产业做好对接,形成区域内的产业链,这样可以回避掉长距离运输带来的成本,同时地方也可以专注某个部分,这样容易形成产业集群,对企业的技术提升也很有帮助。

参考文献:

[1]RaullivasElizondo,paulkrugman,tradepolicy and the third world metropolis[J].

[2]Krugman,IncreasingReturns and Economic Geography[J], Journal of Political Economy, 1991, vol. 99, no. 3

[3] Krugman ,ScaleEconomies, Product Differentiation, and the Pattern of Trade[J], TheAmerican Economic Review, Vol. 70, No. 5, (Dec., 1980), pp. 950-959

[4] Krugman,Increasing returns monopolistic competition and international trade[J], journalof international Economics 9 (1979) 469-479.

[5] HaroldHotelling, Stability in Competition[J], The Economic Journal, Vol. 39, No. 153. (Mar.,1929), pp. 41-57

[6]保罗•克鲁格曼,《发展、地理学与经济理论》[M],北京大学出版社、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0年出版

[7]保罗•克鲁格曼,《地理和贸易》[M],北京大学出版社、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0年出版

[8]保罗•克鲁格曼、藤田昌久、维纳布尔斯,《空间经济学:城市、区域与国际贸易》[M],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5年出版

[9]保罗•克鲁格曼,《国际贸易新理论》[M],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1年出版

[10]保罗•克鲁格曼、赫尔普曼,《市场结构和对外贸易——报酬递增、不完全竞争和国际贸易》[M],上海三联出版社1995年出版